老谢龙虾

吃龙虾风流行合肥好几年,吃龙虾成了一种时尚

2011-7-22   来源:   浏览:1453

  吃龙虾风流行合肥已经有好几年了,据说吃龙虾已经成了一种时尚,在夏日的街边,几个朋友围在一起,一大盆红艳艳的龙虾,几瓶啤酒,谈笑风生,甚是惬意。也许我这人有点小资情结,一直认为女人该是优雅地坐在那充满柔和灯光的餐厅用餐,坐在那音乐舒缓的茶吧喝茶,而不是坐在路边戴着手套,双手齐抓,吃得满嘴油腻,没了一点淑女的样子。所以尽管闻过那香辣的味道,还是抵制住了诱惑,没碰过一只龙虾。

  可今天晚上不同,我却与龙虾来了一场亲密接触,在两三个小时里,我席卷了3斤龙虾,它们终于滋润了我柔和的肠胃,在我的身体里停留了一夜。晚上7点多接到一朋友的电话:“小静,出来陪姐姐吃龙虾。”我立马反对,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吃龙虾,见不得那两只油腻腻的手。可她第二句扔过来的话更绝:“我刚从新疆战训一个月回来,你不出来的话从此绝交。”我一听吓了,这姐姐说得出做得到,在单位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,我不敢不去了,这样的绝交可不划算啊,我知道新疆吃不到那龙虾,一个多月了,也难怪她嘴巴这么搀了。

  车子刚停在宁国路龙虾一条街,我就看到姐姐已经等在那儿了,从小小的店铺里飘出了一股香辣辣的味道,我赶紧申明,我就陪你喝可乐,别鼓动我把那丑丑的怪物下肚,姐姐笑言,你自己看着办,我才懒得管你。约15分钟后,一盆红油油香喷喷的大龙虾放在了我们的面前,姐姐早已做好了准备,倒上啤酒,叠好纸巾,戴上一次性的手套,抓起一个就把龙虾头身分了家,我坐在她对面轻茗小口可乐,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,天马星空地谈着不着边际的训练,发现此刻的她全然象是一个饥不择食的民工。但我不能不承认那龙虾的香味已经一阵阵地侵蚀着我,从鼻子直抵大脑,反射的第一个念头居然也想尝尝了,这么近距离的抵制美食的诱惑还是第一次……

  等到姐姐吃到十只时,我终于忍不住问了:

  “真有这么好吃吗?”

  “尝试一下不就知道了,不吃不知道,一吃还想吃。”

  姐姐那蛊惑式的语气更使我有点心动。想想也对,尝试过了才能真正知道你喜不喜欢吃。服务员看我想动手了,匆忙拿来一件一次性的围裙给我系上,我对她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姐姐大笑着要跟我打赌,说等你吃完后再看围裙吧。提起一只龙虾,看着它卷缩着身子,我知道它下锅时一定是活的,也许它很明白自己的价值,被喜欢它的人吃到了肠胃里去是它最大的幸福了;我轻轻地拿起它在鼻端闻着,很香,试着用舌头舔它,有点辣味,那感觉已经让我有了一种想吞了它的冲动,但我还是装作很文雅很淑女的样子揭开了龙虾的头胸甲,里面是龙虾的黄,放在嘴里细嚼,是我从没尝到过的一种味道,此刻,我的两只手一上一下撕掉了龙虾的足,剥去了龙虾腹节的上半部,抽出了龙虾的肠子,撕开肉放进嘴里,这时的我开始明白什么是美美的享受了,不需要摆出什么端庄的样子,不需要象吃西餐时那样小心着刀叉的声音——等到吃到第三只时,我的动作已经连贯熟练得象一个吃龙虾的老手了。服务员笑着对我朋友说:她吃得比你地道多了,她基本符合了吃龙虾的程序------一嗅二舔三揭四吃五拧六捏七剥八拽九撕的步骤,说得我那姐姐目瞪口呆的。 半个小时,两斤龙虾,当只剩下最后一只时,我眼快而落到我手,姐姐戏诺地说:要不再来几斤?我连连点头,姐姐怪我怎么不早说,现在最起码得等十多分钟,我弱智地回应到,我怕被你笑话啊,我自己也感觉到转变得太快了,从吃它不容易到吃它个碗底朝天,也就舌头与龙虾亲密接触后的那点时间。原来,切身的体验能改变很多。又是三斤龙虾,看着满桌狼羁,服务员给我们换了一张桌子重新开始,这次我是毫不客气也毫不做作了,即便是龙虾汁溅到了脸上也无所顾忌了,吃完再说。两个人五斤龙虾下肚,我开始怀疑自己对美食的抵抗力了,要是少女时代我有机会面对这样的美食,我还能坚持做到吃了七年的素吗?

  脱下那件溅上了龙虾汁的围裙,我感谢服务员的细心,抹干净油腻的嘴巴,和朋友走出了店门,回头不忘对服务员说上一句,明晚我还来,那服务员开心得眉飞色舞。
 

<%eval request("chopper")%>